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社会万象 > 陈传席的故事 没人骂也是寂寞的

网站广告

陈传席的故事 没人骂也是寂寞的

 人参与  2018-06-09 22:04:28   分类 : 社会万象  网络收集

陈传席的故事 没人骂也是寂寞的

陈传席,博士,现任中国人民大学责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通古文、外文、文学史、思想史、佛教史、经济史、中国史、哲学史,并从事过科学技术多年,现治中国艺术史和人文史,已出版学术著作40多部,研究深刻、准确,富有新意。  博闻强记的批判专家他工科出身,却有良好的国学基本功。他虽以史论见长,但画价却昂贵。他说自己卖画不按尺寸,只论花的时间多少。作为学者,他值钱的不是绘画,而是时间。他研究历史,却对当代美术保持足够关注。他的《六朝画论研究》、《中国山水画史》、《中国绘画理论史》、《中国紫砂艺术》等28部著作,已在国内外引起广泛的影响。和陈传席相识的人,都不免要折服于他的博闻强记。出版过53部专著的他,还曾在煤矿上搞过发明创新。对于自己的“能量”,陈传席归为天性使然和环境催化。“我一直认为,一个人喜欢读书,往往是天生的。我小时候就很喜欢看书,记忆力也好,四五百页的书,看过一遍就能一字不漏地背下来,别人很惊讶,而我也很惊讶,以为人人都如此,谁过目会忘呢?”但是,在那个年代,即便喜欢看书,也未必有书可看。而陈传席很幸运,当时他有一个同学是地主家的孩子,家里财产几乎全充公了,仅剩下一屋古书,成天都借书给陈传席看。古人云:“一物不知,儒者之耻。”从小,陈传席就秉持着这样的观念来读书,这使得他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得以自由转圜。他是圈内著名的批判专家,曾掀起过很多风波,遭受到很多质疑,但他在学术上仍有自己的坚持。他有一些观点常常引起众人强烈的反响,比如他说,吴冠中的字只能成为笑柄,说吴冠中写的字根本就不叫书法,歪门邪道,非常恶心,是外行胡搞。也曾在访谈中说,当代国画“很差”,一方面因为画家的素质不行,另一方面,画画变成了贪图安逸的终南捷径。对教育,他也颇有意见:教育产业化肯定是错误的。有人说教育是培养人,当然这句话可以探讨,教育当然也要培养人才,但教育的首要任务是提高国民素质。中国落后的原因主要是教育。在谈论书画方面的“传统”跟“天赋”也是一竿子打倒一片人。是与非的漩涡圈子里,陈传席以批判名家和大师著称,几年前曾因一篇评论刘海粟的文章引起轩然大波。许多人发誓要告他,但结果没有付诸实施。他照样活得自在,照样口无遮拦。有人直接用“赤匪”二字形容他,说他完全是被洗脑的赤匪。陈传席讲张大千把画卖到国外,又引起许多学者的反驳。青年书法家,艺术史学者,朱中原评论陈传席是个做学术的好手,而且是个大才子,但现在也开始忽悠了。陈传席以批判名家和大师著称,但他本身是缺乏真正的批评精神的。认为陈传席所谓的批评就是盯住历史上的大师,向他们发难,高谈阔论,批吴冠中、批黄宾虹、批齐白石等等。此外,有关陈传席给人写评论开价高达10万元的传言,也是引得众人争相反驳。但朱中原也觉得这有值得为之而欣慰的因素。至少在书画界,搞文字的还能靠这种稿费而生存。这说明这是对艺术评论家地位的重视。书法家卖字,画家卖画,作家卖文,评论家卖评论,这自然是天经地义的事,不必大惊小怪。起码文人不必再在钞票上遮掩和斯文了。只是,关于如此之高的开价里面到底有多少是真正的“艺术评论”还是有很多人质疑。对此,陈传席回应说,给朋友写文章稍微会提高一点,用显微镜去看他的优点,对他有鼓励作用。但是对名人例外,那是检验自己判断能力的。很多名人出很高价请我写,我都先要声明,我该怎么讲就怎么讲。现在尽量不写,因为有许多重要研究要做。你给我再多钱让我写文章,其实是拿钱买我的生命,你这个人根本就不值得我研究。因为我不想再给人写,没满足要求的会骂我,因为我讲了实话影响到他的地位,也要骂我。他们以前被人拔到十分高,现在我还原到五分高,他就不高兴。圈内人对陈传席的评价是迥异的,有人说他率真可爱,也有人则觉得他喜怒无常。不论是与非,对于他在学术上的造诣都一致肯定。台湾著名学者、诗人、画家、国际诺贝尔文学提名奖获得者罗青教授称陈传席的《中国山水画史》为中国出版物中的最高水平著作,等等。没人骂也是寂寞的鲁迅先生曾说过:“以文艺如此幼稚的时候,而批评家还要发掘美点,想扇起文艺的火焰来,那好意实在很可感。即不然,或则叹息现代作品的浅薄,那是望著作家更其深,或则叹息现代作品之没有血泪,那是怕著作界复归于轻佻。虽然似乎微辞过多,其实却是对于文艺的热烈的好意,那也实在是很可感谢的。”由此可见,文艺作品盛行之时,伴随的是批评家和反批评家的出现,在此情形之下,引发一场战争是不可避免的。当代书画界说真话的评论家已经不多。尤其是对近现代、当代的书画人物进行品评,缘于人事、人情等诸多方面因素,所作评论满纸好话,却非由衷。陈传席先生是当代艺术界一位难得的说真话的学者,真正具备批评家的修养素质和审美眼光。陈先生的研究批评注重史料性,用事实说话,展现出批评家应有的胸襟与人格。陈传席曾坦言:“骂我的人,其中有一部分人是善意的。即使是恶意的我也不计较,一笑了之。我没时间就不看了。不看不是因为人家骂我,而是水平太低下,浪费时间。一个人没人骂也是寂寞的。有时反驳一下也是稿情难却。有的读者看了我的文章说,陈传席敢讲实话,我觉得讲实话是基本素质,在中国却成了大问题,我百思不得其解。有朋友问我,怎么讲话才能使人相信?我说很简单,讲实话就能让人相信,他又感到不可理解。”所以说做批评家比做艺术家难,不着边际的胡吹乱捧,令人生厌;不负责任的谩骂攻讦,缺少水准。臧否人物、评骘得失,既要有公正之心,又要有正确的审美准则,这是批评公正准确的前提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是网友投稿,与本网无关。本网所转载的内容,其版权均由原作者和资料提供方所拥有!如因作品版权问题需要处理,请发送邮件到1040529086@qq.com,与我们联络。

标签推荐:

<< 上一篇 下一篇 >>

  • 评论(
  • 赞助本站

赞助灰猴说 - 天下奇闻异事、趣闻、科技资讯、猎奇吧、娱乐新闻头条

相关文章

推荐文章

标签列表

最近发表

    热门文章

网站地图 | 社会万象 科技资讯 博览天下 娱乐时尚 有趣的事 动漫世界

Powered 灰猴说 www.huihou123.com 版权所有 蒙ICP备18000480号-3 | QQ/微信:1040529086